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杨一墨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杨一墨画集》序一

2018-04-17 16:56:0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薛永年
A-A+

喜看指墨开新境

  毛笔的产生,是先民的伟大创造,无论写字,还是画画,都延展了手的功能,致广大,尽精微,天下万物,尽入彀中。笔墨的互补与融渗,从根本上铸造了中国画的风貌,有骨力,有生命,更有语言表达不出的韵味。然而,就在中国画笔墨语言确立的同时,唐代天才画家张璪也开始试验指画了。指头没有笔尖那么敏感,不大蓄墨,以指蘸墨,难于淋漓酣畅。但是,在指爪之际的高度提炼中,生拙丰富了精巧,点线组合成渲染,而且更加空灵透气,层次丰富。经过从吴韦到高其佩的发展,在碑学初兴而主流绘画柔靡的环境下,指画给传统绘画注入了活力,不但形成了流播较广的画派,而且成为20世纪借古开今派大家取法的传统。

  铁岭是高其佩的故乡,也是指画的渊薮,不过清代中期以后却沉寂下来,当地并无传人,直上世纪之末,才又出现了引人瞩目的杨一墨。杨一墨原来是开原人,自考入铁岭师范接受美术教育,后移居铁岭,至今已40余年。他自幼喜爱书画,上世纪80年代刻意书法,受教于高澄鲜、聂成文,兼师郭子绪刘云泉和陈振濂,并问学于王镛,始而专攻黄山谷,转攻小草,继之在王镛的影响下,感染时风,自探灵苗,烂漫天真,远溯汉魏,书风为之一变,遂在国际书道大展中夺金。在书法精进的同时,他开始研习指画,意在复兴铁岭的艺术传统,为桑梓争光。

  他在读书时期接受了现代艺术教育,打下了良好的造型基础,接着又把研习书法的心得用于绘画,善于取法乎上,通过临摹,入古出新。不出几年,他的笔画有了长足进展,指画亦初露头角。这时,他画花卉人物,初学高其佩之写意,花卉多作梅兰松石,近参潘天寿,远追吴昌硕、徐青藤,苍厚恣肆,生机奕奕。画人物近学王孟奇方增先,远溯陈老莲,简拙幽默,情态生动。画肖像则取法写实一路,指墨提炼,求形神兼备。山水画画的不多,大略取法石涛、石溪,以指代笔,务求苍厚真率。一些得心应手制作,不但显示了置根传统而表现个性的造诣,而且在视觉审美上也不乏一定的现代感。

  杨一墨在指画上的探索,得益于艺术文物界的耆宿杨仁恺,杨老研究古代书画,更是高其佩专家,一向关注当代中青年的创作,悉心点拨指导,多方扶植提携。在与杨老的接触中,杨一墨深感,要想在指画上突破前人,除去刻苦实践之外,必须提高文化修养,系统了解画史、潜心钻研理论。所以,他在杨老介绍下认识我不久,亦即上世纪之末,便毅然报考了中央美院美术史系的进修班,课堂上认真听讲,下课后俯案运指,广泛接触名师益友,视野大为开阔,思考也越益深入。当时他经常邀我到他的住处,讨论书画的同异,传统与现代的承变,写实写意的长短,笔画与指画的异趣,古人笔画指画的薄弱之处,时下流风之弊。他也发表自己的意见,但主要是全神贯注地倾听。

  可以看出,他一直在寻找前人的未臻之境,一直在探索进一步施展才能的有效空间。其时,他开始更多地画山水,而且广泛取法前贤,尤多致力于黄宾虹的和傅抱石,对于黄的点线积墨和傅的墨韵氛围颇有心得,也在尝试把斑斓的色彩引入指画。不过,他总是要我讲讲不足,我于是说:“就‘师古人’与‘师造化’而言,你得之于‘师古人’为多,就山水画的‘丘壑’与‘笔墨’而论,你在‘笔墨’上下的功夫较大,从‘临摹’与‘写生’而言,你在‘临摹’方面用的时间较多。清代的笪重光不是说“从来笔墨之探奇,必系山川之写照”吗,回去之后,你倘能更多师法自然,面向生活,胸罗丰富的丘壑与真切的生活感受,再加强写生,你的指画和笔画一定会有更大的进境。”

  此后,他真的从画室走了出去,走向了辽北的山川和农家,走向了发展意境和笔墨的源泉,作为一名公务员画家,实在非常难能可贵,因为他只有利用业余时间作画的条件。同时,他也没有废弃临摹、更没有忘记以书入画,他的艺术随着也就出现了新的飞跃。前年我参加全国少数民族美展评选,和大家一起发现了一幅指画——《春到梨花沟》,但见沐浴春风的梨花,开得满山遍野,指墨相生,实中有虚,在浅色调子的衬托下,烂漫盛开的梨花,像缤纷的祥云一直开到了天上,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画家对土地的激情,对“三农”的发自心底的人文关怀跃然之上。这件作品理所当然地获得了金奖。

  去年,杨一墨和他的朋友在沈阳举行书画联展,我又应邀前往,看了许多新作。我发现,他的艺术确实在向新的境界迈进。书法比上世纪更多回归了传统,时风渐远而天趣犹存,显然颇受徐文长的滋养,点画狼藉,烂漫天真,功力深厚,风格鲜明。山水画更加摆脱了前人的意境和图式,也不再局限于积墨的浑厚苍茫,指趣墨韵,斑驳陆离,而是倾其全力讴歌辽北山川风物,最出色者便是象牙山的梨花香雪海,他采取写实山水的焦点透视,用平民百姓的眼光,开掘前人不曾描绘而身临其境者发现的美,一变沉郁华滋而为清新繁淡。他的花卉画,也更加壮点大线,气韵兼力,粗服乱头中生机勃发。人物画用线造型的功夫,在《五百罗汉图》长卷中,得到了人人称叹的造诣。

  总之,杨一墨的指画和笔画,正在从山水画开始进入新的境界,开拓了现实题材,注入了雅俗共赏的现代审美趣味,生气充溢意境清新,指墨老到,拙简中求酣畅,恣肆中求苍茫,劲峭中求深厚,繁复中求灵透。仿佛信手拈来,无所拘束,实际是后积而薄发,故此烂漫天真而不失良工心苦。观赏之际,我不禁为他的勇猛精进所感动。前不久他来京告我,他即将从公务员的岗位上退下来,担负起铁岭指画研究院院长之职,将全力投入书画。为了做个小结,已编成一本新的画集,希望我写点什么。我想,60岁对书画家而言,正属年富力强,已经迈开新步伐的杨一墨,只要继续精研古近传统,坚持师法造化,贴近百姓生活,增进现实关怀,到更广大的天地中去感受,再注意指画与笔画的互动,以及无墨而求染的探讨,他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绩。我期待着。

二〇〇七年八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杨一墨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